台語華語辭典
台灣記憶
[轉去本站首頁]    [轉去台灣俗語鹹酸甜]

隨人ê,隨人好 ;別人ê,生虱母。

    拜三下晡,無學生leh chak ,同事心情閒lo-lo ,圍倚辦公桌,泡茶罔話仙,講著咱台語Hō-ló 話ê 失落,不免使人懷念早前庄腳人,開講hō͘ 人輕鬆跳弄ê 情景,原因之一是古早生活卡無chit-kú ê 緊張,自然有閑hap-sian ;原因之二是,言語會投機,bē 講無話 ,無論老大人囡仔兄,Hō-ló 話有純正,講就聽有 ,罕得講bē 輾轉,講bē 赴人聽 ê 阻礙。
    講罔講,嘛是有人怨嘆bē 入心,燒茶猶是罔lim,逐家攏是半ê 國語人,中毒有夠深,chit 時有人雄雄吟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問講台語beh 按怎吟?
    「Chhông-chiân bêng-go̍at kong,gî sī tē-siōng song;kí-thiô bōng bêng-go̍at,te-thiô su kò͘-hiong。」其實這是漢文音,m̄ 是Hō-ló 話,咱怨嘆失落去是Hō-ló 話,m̄ 是漢文音,啥物是Hō-ló 話,簡單講就是逐家leh 開講chit 款ê 父母話。
    Ah 若用父母話beh 按怎吟?
    試看覓咧!「Chhn̂g-chêng bêng-go̍eh kng,gî-sī tē-siōng sng;giâ-thâu bēng bêng-go̍eh,kē-thâu su kó͘-hiong。」
    哪會無kat-gōa 好聽 ,親像欠啥物韻味ê 款。
    無m̄ 著,這是唐詩,當然應用中原古音ê 漢文音來吟,才會押韻。Chit-mái 咱kā 用咱ê 母語Hō-ló 話改寫一下才來吟:「 床前月光光,叫是leh 落霜;taⁿ 頭看天頂,想著tòa 田庄。」「Chhn̂g-chêng go̍eh kng-kng,kiò-sī leh lo̍h-sng;taⁿ-thâu khòaⁿ thiⁿ-téng,siūⁿ-tio̍h tòa chhân-chng。」感覺如何?
    有影bē-bái to tio̍h,白話閣押韻,免解說,有家己ê 鄉土味,攏是過去庄腳ê 記持。
    著!這就是解救母語,推銷台語文ê 宗旨,中國ê 文化雖然好,咱嘛kā khioh 真濟,漢字漢文化oh-tit kā 放離,m̄-kú 若一直著倚靠伊,m̄ 甘放bē 記,嘛是bē 使chit,按呢咱著無法度建立家己主宰ê 台灣文化。有人嫌咱台灣欠缺 高水準ê 文化,這假那有影嘛假那無影,有影--ê 是咱看著--ê 攏是低層農工兄弟ê 話語,有知識bat 字ê 鄉親,親像你kap 我,攏tòe 統治者ê 腳步向前行,講日語,講華語,莫怪咱ê 子弟,有ê 已經將華語當做是in ê 母語。無影--ê 是有水準ê 台灣文化,m̄ 是hō͘ 人放sak,就是hō͘ 人khǹg leh 生菇、生虱母,讀冊人、知識者,到底有外濟人去關心過,beh 愛有氣質ê 台灣話,需要知識者去創造,beh 愛有高尚ê 文化,共款著靠讀冊人去創作。中國文化卡好嘛是別人ê,台灣文化好抑bái,tio̍h-ài liâu 入去 了解chiah 會知,就算講你猶欣賞bē 來 ,嘛是m̄-thang 排斥,敢有人嫌家己ê 父母bái ê 道理,想嘛知。
    林老師聽了有同感,隨嘴應講:「隨人ê,隨人好;別人ê,生虱母」,講去誠tùi,誠著。
    Beh 愛家己ê 台灣語言復活,beh 愛家己台灣文化會進步,各族群ê 鄉親,先建立「隨人ê,隨人好」 ê 觀念,mài 嫌家己bái,mài 嫌咱台灣,用心扑拼才會贏。若講「別人ê,生虱母」,咱嘛無必要hiah 無肚量,族群之間,總是互相相kēng,互相尊重,互相鼓勵,合作團結ê 台灣,才有向望。
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