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華語辭典
台灣記憶
[轉去本站首頁]    [轉去台灣俗語鹹酸甜]

離鄉不離腔。

    母語ê 可貴tī 伊有落葉歸根ê 真感情,表達人ê 喜、怒、哀、樂真直接,免翻譯,自然閣bē 失真。是一個民族文化ê 骨髓活血,母語若滅,chit 個種族就無法度閣繼續存在。
    古早中國人賀知章ê 詩句: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門客從何處來。(Siàu-siáu lī-ka ló-tāi hôe,hiong-im bû-kái pìn-mn̂g-soe;jî-tông siong-kiàn put siong-sit,chhiàu būn khek chiông hô-chhù lâi。)莫怪伊怨嘆,故鄉阿母ê 話m̄ 敢放bē 記,m̄-kú 故鄉ê 囡仔卻是無人bat 伊。
    「離鄉不離腔」,是人ê 思鄉真情,若是無離鄉煞m̄-bat 家己ê 父母話,就有卡歹勢,he 就是咱ê 子弟,見講就是北京語,家己祖公留--落來ê Hō-ló 話煞iⁿ-iⁿ-eⁿ-eⁿ 講bē 出嘴,責任是siáng-ê ?咱著覺醒。五十年受日本統治,咱ê 母語並無損失真濟,為何五十年ê 國民黨政權壓制,煞hō͘ 母語變kah 無像咱ê,政府ê 語言政策是消滅母語ê 罪魁 ,老師是幫兇 ,是推sak 北京語ê 執行者,過去是不得已,chit-mài 起應該著反悔,逐家來挽救母語,將功補罪。
    阮崁頂庄社區ê 教學活動,除了Siau, Lah-jih 擔任hit 班老歲仔班以外,猶有囡仔讀經班,囡仔班由慈濟人張老師教三字經,本來是用華語唸,chit 擺為著九月重陽敬老會ê 節目,驚做老一輩--ê 聽無北京語,才臨時叫Siau, Lah-jih 教in 漢文音。阮庄裡大大細細ê 母語(Hō-ló 話)猶算講了真láu-tâu ,教遮ê 一年、二年仔生,嘛猶算輕鬆,bē 像市內學校遐ê 學生hiah 食力,教一段落,tòe 唸五、六遍就真滑liū ,不過聲母「g」kap 入聲「p、t、k」ê 收音,仝款咬舌咬舌,誠oh 改正,che 對「離鄉不離腔」ê 異鄉台灣人,敢bē 傷過諷刺。我sí.台灣人,你嘛sí.台灣人,不離故鄉ê 台灣人,已經離腔,離kah 離離離,離kah 已經變調。
    教育ê 普及,交通ê 方便,產生多元化ê 社會,對有出入內外ê 生理人,食頭路人,江湖人,台灣話已經是不漳不泉ê 腔口,「離鄉不離腔」漸漸卡淡化,但是對北京語族ê 少年台灣人,無疑是真大ê 諷刺。
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