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華語辭典
台灣記憶
[轉去本站首頁]    [轉去台灣俗語鹹酸甜]

做人愛有一路取。

    功夫ká 簡單 !若無三年四kò月,是beh 按怎kap 人做師傅,che 是卡早師傅人展功夫ê 話母 。
    古早學徒制度,師傅教師仔著明phín 愛學三年四kò 月,才會凍出師,得著師傅ê 真技藝,未出師ê 師仔只好著kā 師父捧茶、拴家私頭仔,kā 頭家頭家娘做雜喢工課,掃土腳、hiâⁿ 茶、tàu chhōa 囡仔,顧店內店外ê 一切,上早起床,最慢去睏,著是師仔工本分,按呢teh 學功夫,chín ê 少年人,敢有人beh?
    學師仔實在是不得已,厝內散赤讀冊又閣頇慢,ko͘-put-lī-chiong 跟師父學功夫,前三年著kā 人tàu 做穡,有閑ê 時陣才thang 看師父學功夫,目色khá ê 師仔工學卡有,若貧惰問兼愛sńg,三年到師父開始beh pàng 功夫 ,hit 時師父ê 真功夫beh 開破hō͘ 你聽,你敢聽有?閣四月日,人巧ê 師兄弟已經beh 出師做師傅,ah 你是beh 如何認輸?做半桶師有卡扑損。
    想當時kah 人學師仔,就是beh 學一項趁食過日ê 本事,「做人愛有一路取」,學bē 曉真本事,頭手師做bē 成,二手嘛著做,慢慢才閣學,繼續扑拼,定著有成功ê 一工,少年--ê,逐家做夥來扑拼,認真讀冊,抑是認真學一手功夫。
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