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華語辭典
台灣記憶
[轉去本站首頁]    [轉去台灣俗語鹹酸甜]

暗時巡田水,驚人m̄ 驚鬼。

    濁水溪,台灣人ê 生命線,pôaⁿ 山過嶺lò-lò 長,養飼台灣人ê 囝孫,千年無斷;
    八堡圳,彰化人ê 活水泉,彎彎斡斡牽真遠,滋養半線縣 ê 田園,大遍久長。
    八堡圳ùi 二八水 鼻仔頭水門,就分做兩條圳,一圳 負責八卦山邊ê 田園,ùi 田中內彎另外分出一條中圳,負責山腳地勢卡kôan ê 所在,卡倚大線路 邊ê 水溝仔,是ùi 內安國小附近khioh--來 ,一路經過塚仔埔 流到社頭hit 旁,為著中圳kap 小水溝仔會凍相thàng ,tī 塚仔埔南旁設有水門相通做調節,看大小水路ê 設計,彎彎斡斡,ke̍h-ke̍h kô-kô ,事實是一領灌水網,灌遍所有ê 彰化平原,可見咱祖先ê 智慧,有夠飽學。
    上天ê 庇佑,先民ê 開墾扑拼,雖然感恩不盡愛惜福,m̄ 敢怨嘆,可是事實ê 無奈,共款一大堆,親像choh 著水尾田就真liân-hôe ,播田期若tih-beh 到,為著田水未im 煩惱kah bē 食tàu ,水頭若是食有chhun ,半路.人就相爭分,哪有你水尾ê 份。光天白日無我份,只好等候暗暝昏,十二點過後,鋤頭gia̍h--leh,ùi 大溪水門開始,水溝仔ê âm 孔 一直巡,若有leh 淹田--ē,就kā 塞掉,溝底若有choh 壩,就kā 掘隙 ,向望一路水順流,thang 流到阮水尾ê 田頭,會凍hō͘ 乾庀庀ê 田土食hō͘ 飽,日後chiah 有濁水米thang 止枵。
    野外是暗眠摸,chit 條水溝仔兩三公里遠,閣著經過一公里長ê 墓仔埔,水雞仔聲,tō͘-ún-á 聲,參著溝仔水si-si-á 流 ,阮無心情欣賞,嘛無時間驚惶,「暗時巡田水,驚人m̄ 驚鬼。 」Chiah 是chit-chūn ê 寫真 ,若tn̄g 著共款半暝khit 來巡田水ê 鄉親,只好saⁿ-kap 相分 ,夭壽 若tn̄g 著壓霸ê 水頭田主,相扑都會發生,總是「暗時巡田水,驚人m̄ 驚鬼。 」嘛是為著生活chiah tio̍h 按呢生,作田人ê 鬱卒,作穡人ê 無奈,sian 講嘛講bē chhun 。
    濁水米實在真好食,食ê 時陣請恁著感恩,無台灣作穡人ê 付出拚命,哪有今仔日ê 富裕好命?
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