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華語辭典
台灣記憶
[轉去本站首頁]    [轉去台灣俗語鹹酸甜]

Cháⁿ 人稻仔尾。

    Che 是二十年前ê 真實故事:
    二十年前Siau, Lah-jih ê 大漢囡仔tú-tī 國小讀二年--ē,當時流行一句「學琴ê 囡仔bē 變歹!」其實che 是賣鋼琴ê 生理人促銷 ê 手段,為著beh 培養囡仔ê 氣質,家己對chit 方面閣略仔有趣味,所以chhân-chhân 標一陣會仔,hak 一台鋼琴。
    厝邊王太太看阮囝彈琴,就拜託紹介kap 賣琴--ê 熟似,講伊嘛beh 買,隔轉日,琴商chhōa 阮去工場選琴,價數 已經講好勢,約定兩工後送琴到厝內。
    生理人就是生理人,行情真通光,王太太beh 買琴ê news m̄ 知按怎去hō͘ 另外一間公司知影,就來使弄 王太太,講你買ê 琴傷貴啦,kā 阮買,會凍減一萬。Ôa!一萬箍--neh,m̄ 是少錢,從按呢王太太隨時喝停,蕭老師,琴m̄-thang 叫in 送--ō͘。
    有卡俗ê 物件,當然ài 買俗貨,che 咱會了解,逐家閣是厝邊,當然歡喜伊會凍買著俗琴,不過我特別kā 王太太交代,ài 仝款ê 貨色,俗一萬箍,chiah 會價值得--ō͘,若無,俗物無好貨,就ài sè-jī。
    時間過去一工,賣琴--ê 講,別牌子ê 琴敢m̄ 好?
    無--nò͘,愛kap 蕭老師in hit 台仝款--ê 阮chiah beh。
    第二工暗時,賣琴--ê 閣來講:歹勢啦,工場欠貨,ài thèng-hāu 兩kò月,敢會等得。抑是換chit-ê 牌子好啦!Bē 卡bái 啦
    (Siau, Lah-jih 心內有數,m̄ 是生理人leh 拚價數,是leh 「Cháⁿ 人稻仔尾」ê 騙鼠,可惡至極。)
    一時忍bē-tiâu,大聲指責:喂!老大哥,生理敢按呢做--ê 是--bò?人價數講好勢,生理已經成交,你按呢「cháⁿ 人稻仔尾」,khioh 便--ê ,敢bē 傷超過?做生理ài 拚,嘛ài 有道德,敢m̄ 是咧!
    情理屬眾人,hit-ê 「cháⁿ 人稻仔尾」ê 生理人,感覺有影家己卡無理,就答應講明仔載一定hō͘ 恁一個交代,結果按怎?扛來一台新chhak-chhak ê 鋼琴,kap Siau, Lah-jih hit 台一模一樣,後來才知,原來是越區拜託朋友tàu 相仝,鋪排 來--ê,有趁無?Sio̍k 人一萬箍 ,閣趁嘛m̄-chiâⁿ 物。
    「Cháⁿ 人稻仔尾」,尾仔煞食著kiⁿ 。
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