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處: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88193

哥倫布大交換與臺灣 ∕駱芬美

       在學校的歷史課堂上,習慣性會分為「世界史」、「中國史」、「臺灣史」。其實不管在任何的時空之下,所有發生的事件都不可能是孤立的。因此,應該以全球性的角度來思考與觀察,究竟《一四九三:物種大交換丈量的世界史》與臺灣有沒有關係?

       臺灣在十六至十七世紀,之所以成為日本、中國、荷蘭、西班牙等國商人穿梭競逐之地,主要是他們都將臺灣做為「絲綢」與「白銀」交易的所在。當時,中國的絲綢是歐洲國家的致富關鍵,而中國在確立了銀本位的貨幣系統後,大量地需求白銀。

       日本是中國最早、也最重要的白銀供應者。日本在十六世紀時擴大了白銀的產量,偏偏在一五七六這一年,明朝廷雖決定開放部分海禁,卻排除了對日本的貿易。渴求日本白銀的中國海商,因此開始與日本商人在明朝政令到不了的臺灣碰頭。

       荷蘭人因著想加入「絲綢」與「白銀」的貿易,來到了東亞,原想落腳在靠近中國的澳門、澎湖都不可得,才有一六二四年不得不殖民臺灣的行動。

       西班牙更是因為「白銀」才對臺灣感興趣。西班牙占領墨西哥、祕魯,擁有了世界最大的白銀產地。殖民菲律賓後,因帶來大量白銀,吸引中國商人前來以絲綢交換,於是大部分白銀最後都流入中國。原先,在馬尼拉的西班牙總督曾建議其國王來收服臺灣,但未採取行動。直到荷蘭人在臺灣取得據點後,為恐馬尼拉與中國之間的白銀貿易被荷蘭人阻斷,遂於一六二六年在臺灣北部的雞籠(基隆)灣建立殖民據點。

       就是這樣,「哥倫布大交換」下的「白銀」,將臺灣帶進了世界各地密切連繫的網路中。

       荷蘭人來臺灣之後,除了原先規劃在臺灣做絲綢與白銀的轉口貿易之外,再來就是發現臺灣土地肥沃,應該可以開墾。特別是發現臺灣適合種植甘蔗,可做成砂糖外銷,但原住民只種植自家日常所需的量,沒興趣耕種經濟作物。當時有個爭論,就是究竟要輸出荷蘭農民到臺灣,還是引進中國移民?但是阿姆斯特丹與巴達維亞的荷蘭官員都反對自本國輸出移民,而是鼓勵中國移民來臺灣種甘蔗,另外包括稻米、大麥、薑、菸草、藍靛,還有許多作物都能在臺灣栽種。當時種植甘蔗給予免稅優惠(種水稻則收什一之稅),因此頗有進展,從此奠定甘蔗成為臺灣極重要經濟作物的基礎。

       荷蘭人為了鼓勵中國移民來臺灣開墾,還提供不少優惠條件,例如無償提供土地和耕牛、免除賦稅、直接融資,甚至還有鎮服原住民、取締槍械等行動,打造穩定的社會經濟環境,讓移民安心。統治後期,荷蘭人更鼓勵中國移民來臺灣經商。特別是像甘蔗等經濟作物,收成之後要靠商人進行交易,於是在今臺南赤崁地區也蓋起市街,安頓漢人商賈。

       臺灣從此成為荷蘭統治下的漢人屯墾區,荷蘭東印度公司的收入一部分就是來自漢人移民繳交的稅款、關稅與執照費,以及鹿皮和砂糖等貿易收入。當時荷蘭官員直言:「中國人是福爾摩沙島上唯一能釀蜜的蜂種。」言下之意是只要做好管理,中國移民就會自動替荷蘭人賺錢。

       相對於荷蘭人,西班牙人因為在馬尼拉與中國移民的相處衝突極大,還引發過多次的屠殺中國人事件,因而在臺灣時期,絕不引進中國移民。西班牙因不用中國移民,而只用原住民,但原住民的耕種技術不佳,在臺灣的據點無法自給自足,只能仰賴馬尼拉的供給。至於荷蘭人將臺灣營造成中國人的移墾地,最後卻也迎來了中國移民心目中的真正主子—鄭成功。

       其實,鄭成功之所以能夠逼使荷蘭人從臺灣退出,先是因荷蘭人一直無法爭取到與中國直接通商,自始至終只能在臺灣仰賴中國商人供貨—從李旦、鄭芝龍,再到鄭成功。因而當鄭芝龍於一六四○年決定不再將絲織等物運來臺灣,而是直接進行對日貿易時,荷蘭人就差點垮掉。等到一六五五年,鄭成功因為他的商船在馬尼拉被西班牙人攻擊,遂要求臺灣的荷蘭長官頒布「扣留並懲罰前往馬尼拉的船隻」,竟然被拒絕。更讓鄭成功生氣的是,他認為在臺灣的漢人是他的「子民」,但隔年又得知臺灣有漢人商人私自到馬尼拉貿易,於是決定對臺灣發動禁運令。一年後,雖經談判重新開啟,但已經使得荷蘭在臺灣的經濟利益嚴重衰退。接著是一六五九年帶著臺灣地圖潛逃去向鄭成功投降的荷蘭通事何斌,說服並成為鄭成功攻入臺灣的引路人。

       但最關鍵的因素,是鄭成功將荷蘭人圍困在熱蘭遮城(今安平古堡)的九個月中,鄭成功大軍所依賴的軍糧,竟是他們從中國帶過來並自行種植的番薯—這是西班牙人由美洲帶到菲律賓馬尼拉,華人從馬尼拉偷偷夾帶回中國的。荷蘭人因受不了被長期圍困,因而有一小兵跑去投降鄭成功,透露進攻熱蘭遮城的最有利位置是烏特勒支堡,鄭成功軍隊順利攻下後,荷蘭人只好投降。如此看來,擊退荷蘭人的「祕密武器」,其實就是西班牙人在美洲所發現的「番薯」。

       再回到二十年前的一六四二年,西班牙在臺灣敗給荷蘭人,也是與番薯有關。原先西班牙人來臺灣時,就把番薯帶來,因而北部的原住民已經普遍種有番薯。但是因西班牙人與原住民關係很差,所以在西班牙人因馬尼拉方面供應不足,出現缺糧的危機中,無法得到原住民番薯等糧食的提供,遂在荷蘭人的武力優勢下,被趕出基隆。

       「哥倫布大交換」下的「番薯」,決定了十七世紀中葉臺灣各勢力勝負的關鍵。從此番薯進入臺灣,甚至成了臺灣的代名詞。

       而在歷史上,讓中國人,包括臺灣人深受其害的鴉片吸食,也是這波浪潮下所導致的。

       鴉片雖然不是來自美洲,而是來自中東地區,唐朝中期已經傳入中國。但是原先吞食做為藥用的鴉片開始變得迷人,是因為遇見了菸斗。菸草來自北美,西班牙征服美洲之後,隨著白銀船到了馬尼拉,再隨著中國商人傳入福建,然後就是全中國。

       既有了菸斗,再將鴉片混入後,發出了令人陶醉的香味。中國人更將鴉片的行銷觀念、工藝製作和享受情面發揮到極致,一種絕妙的吸食方法—躺在菸榻上,拿著菸槍、就著菸燈吞雲吐霧,賽似活神仙,傳遍神州大地。而後,荷蘭人為吸引福建南部漳、泉地區的居民來到臺灣,允許臺灣人吸食菸草、鴉片。一六八三年,臺灣被納入清朝版圖之後,隨著福建和廣東移民陸續來臺,吸食鴉片的習慣也跟著繁盛起來。

       另有人說是十七世紀初,荷蘭的水手們開始將鴉片混著砒霜吸食,認為可預防瘧疾。而在荷蘭人統治下的臺灣,漢人移民因水土不服,容易感染臺灣風土病—瘧疾,就以鴉片防治瘧疾。這時的鴉片主要來自印尼,仍是吞食服用。之後,荷蘭人開始向包括臺灣在內的亞洲銷售鴉片,並帶進菸斗的吸食方式。臺灣人將鴉片混合著菸草吸食,進而影響了中國東南沿海地區,並且大為流行。

       以上,我試著以臺灣歷史上的幾個發展的例子,來呼應《一四九三:物種大交換丈量的世界史》一書,並以臺灣史的角度來做一簡要的導讀。本書為十五世紀後的世界,勾勒出非常清楚的輪廓,是一本堪稱為經典的好書!

     二○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於臺北

(本文作者為《被誤解的臺灣史》作者、銘傳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