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文字的語文計劃:

走向21世紀的台語文

Hawaii大學東亞語文學系

張學謙

 

語言計劃及社會的變化有真密切的互動關係。Beh了解語言計劃咱需要先了解伊本身的社會及歷史的背景。最近十年台灣的社會變遷主要就是民主化、現代化、及本土化(李英哲 1994)。目前語言政策的走向會使講是反應著台灣最近的社會變遷。為著beh回應人民對雙語教育的呼籲,教育部已經正式宣佈beh將母語教育納入學校課程之中。雖然台語的地位會因為按呢提昇,但是政府高層對本土語言的語文政策猶無適當的規畫(黃沛榮 1994)。咱愛了解地位計劃(status planning)及語文計劃(corpus planning)有真密切的關係,若無適當的語文計劃,閣khah 高的地位,只是空虛的表象耳耳。學校教育是無法度避免文字的使用:咱愛有文字才有法度編寫母語教科書、進行師資訓練、培養學生讀寫母語的能力、編寫規範性的詞典、文法及工具冊等等。本土語言的語文政策的制定及實施關係著台灣本土語言文化的是˜ 是有法度生存、發展。一個成功的本土語文政策應該愛達到本土語言文化的民主化、現代化及本土化的社會語言目標。所以,制定適當的本土語文政策是非常緊急、重要的代誌。本文的目的就是beh 透過回顧台語文字化的傳統,觀察現在台灣社會的語文生態,來追求有未來性、有發展性的台語語文計劃。

本文khiä t„語文計劃的角度來評估三種台語書面語:全漢、全羅及漢羅。本文遵照Ferguson (1968)的分類,將語文計劃閣分做三大類:文字化(graphization)、標準化(standardization)、現代化(modernization)。文字化牽涉著beh 按怎將語言用文字寫落來的問題。標準化進一步追求寫法有一致、要求文字使用規範化。現代化是指將語文發展成符合現代社會需要,會當用作現代文化、科技、經濟、資訊交流的便利工具。這三項是評估書面系統適合性的重要面向。另外,本文閣用心理語言及社會語言的角度來比較這三種書面系統。

本文的組織是按呢:第一節利用雙文字(digraphia)的理論來分析漢字文化圈的發展趨勢;第二節探討台語文書面化的問題;第三節描述、評估三種台文書面語;第四節討論雙文字的語文教育意義。第五節是結論。

  1. 漢字文化圈的雙文字現象
  2. 雙文字現象是指一個語言,或者是語言的變體,同時使用兩個、抑是兩個以上的文字系統(Dale 1980; DeFrancis 1984b)。對漢字文化圈的發展歷史來看,比如講中國、香港、日本、韓國,或者是越南,雙文字現象會使講是真普遍的發展。非漢語的語言借用漢字來寫本地語言大概會經過四個演變階段:1)學習階段,學習漢字文言;2)借用階段,用漢字來寫母語:借音,借意;3)仿造階段,做新字;4)創造階段,創造拼音字(周有光 1988)。一般來講,遮的地區會引進抑是發展出兩種文字:漢字及拼音符號(諺文、片假名、注音符號、漢語拼音、羅馬字)。這兩種文字會當組合出三種書面系統:完全使用漢字(比如講中國),完全使用非漢字的拼音文字(親像越南的Quoc Ngu及北韓的諺文),另外就是同時使用這兩種文字的書面語(日本及南韓)。一般的發展傾向是增加使用拼音文字,不管是將拼音字參漢字分開抑是混合使用。拼音字t„ 漢字文化圈內底,有的是作漢字注音的符號,有的是作漢字的補助文字,有的是及漢字平等的並行文字,有的是脫離漢字變成取代式的獨立文字(cf. Chen 19941996)。咱t„ 第三節會考慮這幾種可能性。

  3. 書寫台文的困難

Beh用漢字來寫台語有兩個誠嚴重的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文字化。有真濟台語的語素(morphemes)真歹用漢字表示。這種現象一般人叫做「有音無字」。第二個問題是漢字的使用無一致性,也就是,標準化的問題。就算講是仝一個作者嘛有可能用無仝款的漢字來寫仝一個語素,這種情形並˜是真少。

台語漢字使用無標準性的原因有伊的社會、歷史因素及語言、文字的因素。就社會因素來講,台語t„台灣雙言的社會(diglossia)內底,一向是hông看無起的低層語言,無社會聲望,無政府制度的支持,智識分子真罕得關心本土語言讀寫的問題,台語的漢字寫法無標準性反映出台語被當作低層語言的命運(cf. Ferguson 1959)。就語文的因素來講,台語及北京話是無仝但是有親成關係的語言。In雖然有寡『家族類似性』的表現,但是t„語音、詞彙及語法方面攏有無仝的所在。語音及詞彙上的無仝造成用漢字寫台文的大困難。造成台語語文特色的歷史背景有:1) 真早就脫離中原,無受過北方所經過的語言變遷;2)分批的移民;3)語言接觸引起的本土化;4)海洋化及現代化;5)忽略本土文化及語言特點的文教制度(鄭良偉 1990225-226)。台語t„語音及詞彙方面有下面幾點特色(鄭良偉 1990222-224)

  1. 台語保存誠濟古代漢語成分。
  • 誠濟漢字同時有文言音及白話音。
  • 有音無漢字的語詞特別濟。
  • 台語內底有誠濟來自日語及英語的借詞。
  • 吸收真濟日語內底的漢語。
  • 有誠濟合音詞。
  • 對文字的角度來看,台語漢字文字化、標準化真困難的原因是漢字選用及造字的原則傷過濟閣無共識。另外,無仝的教育及社會背景嘛會影響作者怎樣選擇台語特別詞的漢字。一般來講,語言專家卡會用形聲或者是轉注,一般的民眾就卡傾向用假借的方式。因為台文的創作是由無仝社會教育背景的人來進行,所以漢字使用會混亂嘛變做真歹避免的代誌(鄭良偉 1989)。

    鄭良偉(1987)的研究發現,台文及北京話的實詞相仝的比例有84%,虛詞才49.5%。陳素月(1989)嘛發現虛詞是上無標準化的部份。伊比較兩本字典的漢字用法,發現上常用的104個虛詞中,62.5%有無仝款的寫法。這表示講虛詞的寫法真無一致愛特別注意、處理。根據鄭良偉(1989)的研究,只有5%的台語詞無適當抑是無標準性的漢字通用。但是,遮的詞大部分攏是出現頻率真高的常用詞,差不多占一般文章的15%。洪惟仁(199285)的估計是台語的詞素差不多有5%無漢字通寫,有10%-15%,雖然有漢字通用,但是用漢字加足麻煩的,所以,總共大概有20%的詞素,無需要用漢字來些。

    3.0.台文書寫的方法

    3.1.台語雙文字歷史簡述

    台語有三種書面形式:完全用漢字(全漢)、完全用羅馬字(全羅),以及漢字羅馬字仝齊用的形式(漢羅)。這種仝一個語言同時用兩種無仝的文字來寫,就是雙文字現象。台文實在是雙文字現象真好的例。

    全漢的Hö-ló話作品上早出現,差不多四百年左右的歷史,數量嘛上濟。根據Loon19924-8),明朝了後Hö-ló話的作品包括:戲劇、佳禮戲,布袋戲,皮影戲,及歌仔簿。日本統治時代有誠濟使用漢字的台語教科書,而且閣有日本kana注音及日文的翻譯。1930年代的「台灣話文運動」有全漢的作品。T„這個運動的中間有討論過台語文字化的問題,嘛有人誠拍拼收集及記錄台語的民歌、囝仔歌、民間傳說、笑話、謎猜,以及俗語。這個時期主要的貢獻是台語口頭文學的記錄,另外台語文創作的新文體嘛t„這時開始,包括小說、詩,及散文的寫作。這個台灣話文運動因為中日戰爭爆發來結束。

    台語全羅的寫作到ta° 150年的歷史。長老教會上代先推行羅馬字,主要是為著傳教的目的。有真濟用羅馬字寫的宗教作品,但是嘛有包含大量非宗教性的出版品,親像護理教科書、中國古典文學翻譯、台語報紙、六套台語教學讀本,及十外套字典。《台灣府城教會報》(1885-1942)是台灣的第一份報紙。伊是完全用羅馬字寫的台語報紙。1922年,蔡培火發起羅馬字運動,希望透過羅馬字來推動台灣文化、促進教育的提昇。伊的建議後來嘛有受著台灣文化協會的支持。但是羅馬字運動煞日本政府來禁止。《方向雜誌》(1989-1992)是一個全羅為主的雜誌(部分的羅馬字有加上漢字)。另外,嘛有一個台語討論團體用全羅的書面語t„電子郵件頂頭討論台語文相關的問題。一般來講,目前通用的台語文誠少是用全羅來寫的。大部分的人若˜ 是用羅馬字作漢字標音的工具,就是用羅馬字取代一部份的漢字,變做漢羅合用文。

    漢羅寫作只有30外年左右的歷史。1931年,林鳳岐就bat提議講用羅馬字來寫有音無漢字的台語詞。1964年,王育德bat t„日本發行的《台灣青年》這份雜誌中提出漢羅的主張。但是王育德本身並無漢羅的作品。一直愛到1967年才有人t„《台灣青年》這份雜誌試驗用漢羅來寫台語。1977年《台灣語文月刊》t„美國推動漢羅書寫運動(張學謙 1997)。漢羅並用的主張是鄭良偉教授t„ 1980年代後期,透過實際的作品以及理論的說明引進台灣。經由鄭教授的提倡,目前有誠濟當代台文書面語使用漢羅並用的書寫形式:台語詩、小說、散文,嘛閣有學術論文、台語文教科書,及宗教讀物,攏有用漢羅的形式。漢羅雖然是khah 慢出現的台語書面語,但是伊得著真濟語文專家的支持(鄭良偉 19891990;王育德1993;許極燉1992;洪惟仁 1994 ,而且資訊處理專家嘛支持用漢羅(江永進 1995;羅美珠1996)。以目前使用的狀況來看,漢羅是現階段台語文寫作的主流。

    3.2.0.三種台語書面形式

    閣續落來,咱beh 描述、評估tú-chiah 講著的三種台語書面形式,也就是全漢、全羅,及漢羅並用。

    3.2.1.全漢的寫法

    台語特別詞是全漢字文章上歹文字化、標準化的所在。漢字有四種方法來標記台語特別詞:訓讀字(借意思)、本字(依照語源)、假借字(借音),以及本土字。遮的方法對最常用的到最無常用的是:訓讀字>本字>假借字>本土字(黃宣範1993:383)。咱照這個順序來討論。

    3.2.1.1.訓讀字

    訓讀字借用及台語意思共款抑是接近的漢字來寫台語特別詞,不管這個漢字詞t„台語的發音是按怎。可比講,beh,會使寫做「要」,因為華語詞用這字來代表這個意思;雖然台語是念做 [ iàu ]。共款這個語素嘛有人借用古典漢文的「欲」來寫,雖然這個字t„台語是念做 [ iõk ]。訓讀字是自日本統治時代到ta°上介通用的漢字選用原則。一般來講,訓讀字若是符合引起混亂及有通用性這兩個原則,猶是有相當的可行性(鄭良偉 1989:360)。

    雖然伊是上介普遍的選用原則,但是選用訓讀字有寡無妥當的所在,值得咱注意:第一,漢字的選用變足亂的。T„ 選用漢字的時,定定仝一個意思有幾若個漢字,仝一個語素,無仝的作者有可能會用無仝的漢字。比如講台語內底用來表示被動的標記t„ 台日大詞典(1931 內底就有「讓」、「使」、及「令」。另外嘛閣有人寫做「給」、「被」及「俾」。另外一個使用訓讀原則所造成的問題是仝一個漢字hông提來用做無仝的意思。比如講,「給」這個漢字同時人借用來代表這個表示處置的標記(disposal marker)及用來寫標記被動的 。兩個意思倒反的詞素,煞寫作仝一字。所以,咱真oh了解:「伊給我phah 。是伊phah 我、抑是我phah 伊。第二點,因為訓讀字無表示台語語素的發音,伊會造成口語及書面語脫節。。比如講,咱若¬-to-bai寫做「摩托車」,讀的人可能無法度對這幾個漢字頂頭知影beh按怎用台語來讀。第三,有當時仔用訓讀無法度完整的chhöe 出會當代表台語意思的漢字。親像 chhù tau 這兩個台語詞,若是用華語的「家」來寫,就無法度分辨。有人講漢字是表意的文字(ideographic),會當脫離語音直接表示意思,成做超語言/方言的通用文字。這款講法是對漢字本質的誤解,因為漢字基本上是『詞素-音節文字』 morphosyllabicDeFrancis 1984a) 也就是,同時表示音(音節)及意思(詞素,有意義的語言單位)的文字。漢字無法度脫離語音,心理語言學的研究證明漢字共款愛經過語音轉錄的過程(曾志朗 1991541-546;鄭昭明 1993:203)。

    3.2.1.2.本字

    T„遮,本字是指台語詞t„ 漢字系統本底的寫法。語言學家一般是透過考查語音、語意演變的規律,來追求音字脫節的台語詞原來的寫法。本字的研究對了解漢語系統內各語言的形成、發展真有幫贊,是真趣味的學術研究課題。但是對台語文字化來講,本字的研究t„實際應用方面猶是有伊的限制。第一,部分的本字本身自早著無一定的寫法,閣加上語言不斷變化,過去仝語源的語詞,現在無hông當作仝一個詞(鄭良偉 1989:361);第二,chhöe會著本字的漢字只是少數,一方面是因為欠少文獻資料,另外一方面是台語有真濟外來語詞(王育德 199368);第三,實際應用的需要,咱無法度等到chhöe出所有的本字才來寫台語。第四,學者chhöe 出來的本字,大眾無一定接受,本字真oh取代有社會性的習慣用字。第五,有的本字是罕得使用的古字,抑是有多音多意、一字多音的現象,造成學習及使用的困難(楊秀芳1995:20-22)。總講一句,走chhöe本字是真趣味的學術探討,但是t„實際應用方面,伊猶是愛克服社會性低,學習、使用困難的問題。

    3.2.1.3.假借字

    假借字是借用漢字t„台語的語音,無借意思,來寫台語詞。假借字同時也是台語民間寫法的主流(鄭良偉1989;姚榮松1994)。Bloomfield (1933:21) 認為文字是看會著的語音耳耳。按照這個說法,借音的假借字是書寫台文真理想的文字才著。但是,假借字是˜ 是會當有效的表現台語的語音,造成讀˜著音抑是誤解意思咧?真可惜這兩個答案攏是事否定的。假借字標音功能低路、意思明,閣定定sa無意思。

    先講標音的問題。頂面已經講過漢字是『詞素-音節文字』,一個漢字同時表示一個詞素及一個音節。但是漢字這個音節書寫系統( syllabic writing)猶閣無法度真精確的、 有系統性的表示出字音。根據趙元任的估計英語的標音功能有75%,漢字才25%耳耳(Chao 1976:92)。黃宣範(1993:285) 估計漢字的標音能力是35%左右,也就是,一百個漢字內底,拼音拼會好勢的干乾三十五字。對遮的估計咱會當看出漢字確實˜ 是真好的拼音工具。

    拼音準以外,伊閣有同音字的問題。因為有濟濟的同音字,對 beh 用叨一字漢字來借音猶無共識,所以oh標準化。閣用 作例,若是用假借的原則,就有「戶」、「互」、「雨」等等幾若個仝音的漢字。無仝的作者真有可能選用無仝的漢字。另外一個問題是,雖然借音字干乾beh借字音,無beh借義。但是漢字標音閣標記詞素的特性,致使假借字真oh無受漢字詞素意思的干擾。比如解 chhit-tô 這個台語詞,t„一本歌仔戲冊內底寫做「七桃」。這兩字漢字的意思孤孤看就變做七粒桃仔。借音字的社會地位真低,定定hông看作是無水準、粗俗的俗字。這點影響著大眾對借音字的接受度。簡單來講,借音字˜是解決台語漢字書寫的根本辦法,漢字標音的質猶無得著真好的改善,同時t„標準化及社會地位這兩方面攏無好。

    3.2.1.4.本土字

    本土字就是專門為台語所造出來的漢字,所以閣號做造字。造字的原則是形聲及會意這兩種。可比講 ,就根據伊的意思來造,寫做「身長」,表示身軀誠長。「目周」字用的就是形聲的原則,用「目」字旁表伊的意思,用「周」字來表伊的音。

    本土字是咱家己創作的,所以咱感覺誠有親切感。但是t„現代的台文作品內底khah少使用。原因是本土造字對對資訊處理會有三款問題出現:輸出辛苦,輸入困難及交換衝突 (江永進199547-94)。尤其是新造字若傷濟會增加學生囡仔的學習負擔。另外閣有一點,就是台語詞內底有真濟語詞攏無法度用漢字來表達,就算講beh閣造新的字,或者是用訓讀假借嘛仝款。

    總講一句,漢字會當用來寫遐的及華語詞相仝的台語詞,但是對台語的特別詞來講就無啥適合。雖然,透過訓讀、 chhöe本字、借音、造字的方法,全漢字的台文會當達到相當程度的文字化 。即呢濟的漢字選用原則同時也漢字的使用無法度t„ 社會、心理、語言這三個層面得著合理的可預測性,借用Le Page (1992:120-21) 的術語,咱會當講全漢字的書面語是散形的(diffuse)、˜ 是一致 (focused) 的系統。這點造成漢字標準化的困難。全用漢字同時也產生學習及使用的困難,特別是資訊處理。所以,一個負責任的全漢字方案,的確著愛思考beh按怎漢字達到標準化、現代化以及有效率的台語文教育。

    3.3.0.羅馬字的四種功能

    現代的台文其實真少完全採用全漢字的書面系統。一般來講,台文作家,考慮著讀者閱讀時可能會著的問題,會作以下的調整:1) 意思無明的,註解語義;2) 語音清的,指示發音。 大部份的台文作品是以羅馬字指示語音,少部分使用注音符號。Khah 少人用注音符號的原因是:1) 華語的注音符號無夠額來記錄台語,愛閣加上特殊的符號;2) 資訊處理無方便、無法度t„ 國際學術普及;3) 對咱beh學別人的語言及別人beh學台語攏無幫贊;4) 羅馬字是世界通行的文字系統,方便世界文化交流;注音符號干乾台灣teh用耳耳,無國際性;5) 社會最通行的教會羅馬字已經有150冬的歷史,有真濟教材、詞典、文獻,比注音符號khah 有社會性;6) 羅馬字會當精確的表示台語音;7) 羅馬字的資訊處理真方便,幫贊台文現代化。(張裕宏198818;鄭良偉 1990;董忠司199672-74)。

    陳平(Chen 1994, 1996 指出,對漢字來講,一個新的書寫系統會使有四種可能的功能:附屬式的(auxiliary) 注音工具、補助式的文字(supplementary)、並行式的文字(alternative),以及取代式的文字(superseding)。以下分析羅馬字t„ 台文書面語的四種功能。

    3.3.0.羅馬字的附屬式功能

    羅馬字當作個別漢字注音的路用,幫贊漢字的使用及學習,是附屬式的標音功能。以這個功能來看,羅馬字並無hông當做是一個文字系統,只是當做是一個標音系統耳耳。大部分用全漢字的台文攏有t„必要的時陣使用羅馬字,或者是注音符號來標音。

    3.3.1.羅馬字的補助功能

    羅馬字的補助式功能是指用羅馬字來拼寫台語詞,用t„ 所有漢字會當使用的場合,及伊作伙出現。羅馬字的這款用法著是有文字性質的補助文字(尹斌庸1995:50)。羅馬字當作補助文字主要有兩種無仝的方式。第一種是將羅馬字kh¢g t„漢字的頂頭。一般的母語教科書攏是按呢用,以下就是一個例:

    例文 1.

    Hiän-chäi góa Hôa-gí ê-hiáu kóng Tâi-gí mä ê thong.

    現在 我 華語 會曉 講,台語 嘛 會

    引自《台語讀物》第二冊、第43頁,吳秀麗編,台北縣政府出版)

    這種用法及初級的華語課本共款。但是t„台語漢字使用猶無標準化的情形之下,若無考慮囝仔漢字的能力有限,勉強用漢字來寫台語特別詞,結果可能只是增加囝仔學習台語文的負擔耳耳。

    第二種羅馬字的補助功能是羅馬字及漢字混合使用,一般稱呼作漢羅。因為t„ 漢羅書面語內底,漢字的使用占大面,羅馬字干乾用t„ 漢字無適合標記的所在,所以羅馬字這種功能是補助性的。漢羅及日本、南韓的書面語共款攏是漢字混合拼音字的書面語。漢羅是目前台文界普遍使用的書面形式。

    3.3.3. 並行的功能:全羅

    羅馬字的並行功能是指羅馬字及漢字平徛起的情形。咱歸篇文章攏用羅馬字寫的書面語,稱呼做全羅。這種用法的羅馬字是有獨立地位的文字。以下的例文是對1885年《台灣府城教會報》內底一篇討論設立中學的文章所節錄落來的:

    例文2.

    Siat-l…p Tiong-õh ê ì-sú chái-iüN? S„ in-üi lâng t„ hiah-ê Sió-õh thãk bô löa chhim, iä s„ kan-Table thãk-j„ näN-tiäN, bô sím-m…h õh pãt-häng; s¯-í góan siü° t„ Hú-sia° tiõh siat ch…t-ê Tiong-õh h³ lâng thang siü tãk-häng ê kà-s„, chhin-chhiu° Sèng-chheh ê tö-lí, Thãk Pçh-öe-j„ T£g-lâng-j„, Siá-j„, Të-lí, Tãk-kok ê kí-liõk, S¢g-siàu, Thian-bûn

    (《台灣府城教會報》創刊號1885 6月第 3)

    [漢羅翻譯:設立中學的意思是chái-iü°?是因為人t„ 彼的小學讀無偌深,亦是干乾讀字na-tia°,無甚物學別項;所以阮想t„府城著設一個中學人通受逐項教示,親像聖冊的道理,讀白話字、唐人字、寫字、地理、逐國的記錄、算數、天文]

    對全用漢字的台文,「有音無(漢)字」的現象是真頭疼的問題。用漢字beh 完全表達出台語是若親像beh kä橫柴giãh 入灶彼呢困難。。羅馬字著真容易達到這個目的。親像王育德(1993:31)指出的:「羅馬字是beh完全表達出咱台語的意思唯一的出路」。

    長老教會自早前就t„ 理論及實踐上將羅馬字當作ham漢字並行的文字。T„ 第一張的《台灣府城教會報》(1885:1 就有講引進教會羅馬字的目的並˜beh取代漢字,只是beh增加寫作台文一個卡容易、卡有效率的書寫工具而已。也就是講,主張雙文字的學習及使用:曉漢字的人先來學羅馬字,已經會曉漢字的人通好嘛會曉羅馬字。因為羅馬字主要是使用t„教會的儀式規範及宗教出版物,所以t„教會內底真正有成功。但是t„過去,一般大眾的觀念依然是停留t„羅馬字是外來的一種書寫文字,干單基督教信徒及˜捌字的人才teh用的,所以並無真受歡迎。另外阻礙羅馬字t„ 台灣的發展主要是政府的禁止。政府恐驚羅馬字會引起分離主義的興起,T„ 1969年正式禁止使用羅馬字,羅馬字變做禁文(banned script)。由於過去遮的政治及社會的因素,羅馬字並行文字的功能無通發揮,只是t„部分有限的場合擔當自立的書面系統。到ta°羅馬字的並行文字功能猶是有限。不過,全羅到底會當有啥款的功能?有一寡情形下完全使用羅馬字可能卡方便:第一、對囡仔及曉漢字的大人來講,羅馬字是真方便、容易的讀寫工具,閣會使幫助in繼續閣來學漢字。第二、對遐的干單想beh學會曉台語口語溝通的人,羅馬字教科書比較卡有效率。外國學生學台語攏是用羅馬字寫的台語課本。第三、t„這個資訊時代來臨的世紀,羅馬字變做閣卡有路用,會使用t„台文資訊的處理。T„ 目前有三種台文資訊處理器:《台語電腦文書處理/輸入法系統》(鄭良偉 1991)、《台音輸入法》(江永進 1994) 以及《HOTsystems鶴佬台文系統》(蘇芝萌 1995)。這三種攏是利用羅馬字來處理各種的台文書面語。羅馬字的輸入法比字形輸入法加誠方便的。另外,t„國際間的溝通,親像用E-mail通批的時,羅馬字是誠利便的。T„無仝的電腦系統,漢字的郵件定定會出問題。全羅的書面語khah 大的問題是t„ 讀的方面(鄭良偉 1990、王育德 1993、江永進 1995)。雖然用羅馬字來寫台文誠緊閣誠容易,但是若beh讀全羅的文章,一般攏感覺誠困難,需要開卡濟時間又閣足費氣的。這可能是因為一般人平常時仔卡少讀全羅的文章的關係。

    3.3.4 取代式的功能

    羅馬字的取代式的功能是指用羅馬字取代漢字,無beh 閣用漢字。中國、韓國、日本、越南t„ 文字改革的過程中攏bat提出廢漢字的主張。但是成功的干乾越南及北韓耳耳。漢字文化圈的廢漢字運動通常是脫漢運動的一部分,主要是及政治、文化獨立運動結合作伙的(蔣為文 1997)。對越南及北韓成功的廢除漢字的例來看,文字改革定定及社會、文化、政治方面的大變動作伙發生。欠缺社會革命的文字改革一般是成功(Fishman 1971:363)。以目前台灣的社會環境來看,猶看出有社會革命的條件,beh 完全廢止漢字是無啥可能的代誌。就社會心理來講,一般大眾是猶無法度接受chiah-n…h 大的改變的,因為大部分人一世人攏是使用漢字的。而且beh突然間完全改做全羅的書寫嘛˜是真好的選擇;因為漢字是主要的寫作工具,逐家攏t„義務教育中學習漢字;若是完全用羅馬字,無愛用漢字,beh成功的完成台文文字化是無啥可能會當成功的。Khah 有可能的發展是行日本、南韓模式的拼音化路線。也就是,拼音字及漢字合用的混合文字。廢止漢字,行單文字的路線˜ 是一個明智的選擇。用兩枝腳行路比用一枝腳行路khah 好,kam ˜ 是咧?

    咱已經討論過漢字及羅馬字的四種關係。對遮咱會當知影羅馬字會當解決使用漢字引起的問題,羅馬字對漢字來講有提供附屬注音、補助文字,或者是並行文字的功能。但是現階段羅馬字的取代式功能,廢除漢字完全改用羅馬字,猶閣真少提倡抑是實踐的例,可行性真低。

    3.3.5羅馬字及漢字的比較

    文字系統的評估是多面向的。咱會當對幾若個無仝的原則來探討文字的適當性。過去相關的文獻有語言學、社會文化、心理語言、教育心理、經濟-科技等等的分析。基本上,遮的標準會當歸納作兩大類:心理語言的(技術的)及社會語言的標準(Cooper 1989) 。心理語言的標準關心文字系統是˜ 是好學、好讀、好寫,是˜ 是容易資訊處理、是˜ 是有學習轉換的效果(Cooper 1989126) 。社會語言的標準注重文字系統及社會背景的關係,親像:社會文化的價值觀、社會結構、科技發展等等的因素(Sjoberg 1966264)。本節先用心理語言的觀點比較羅馬字及漢字,閣來才用社會語言的角度來分析這兩個文字系統。

    以下咱就心理語言的觀點來來比較羅馬字及漢字。第一、羅馬字比漢字khah 忠實反映語音,字形及字音的對應清楚,所以卡好標準化。第二、羅馬字是比漢字khah 經濟的文字系統,常用的漢字差不多愛3000個,教羅才用18個羅馬字耳耳,所以khah 好學,學習負擔khah 輕。第三、漢字的資訊處理有真大的困難,羅馬字加真方便電腦處理,是khah 好用的文字。第四、羅馬字愛靠頂下文抑是特別設計才有法度來分別同音字,漢字會當靠字型來區別同音字(homophony),所以漢字有khah bë 引起誤解的好處。第五、漢字的訊息量(informational load)比羅馬字khah 大,所以khah 方便讀(Chao 1968:111ff)。第六、漢字及羅馬字分別對學習華語及英語有學習轉移的功效。

    對頂面心理語言的的比較,咱會當看出羅馬字是系統簡單清楚、學習容易、好寫、好用的文字。漢字是khah bë引起誤解、khah 好讀的文字。以上的比較也暗示好寫的文字無一定好讀,好讀的文字無一定好學、好用。親像Berry1977)所指出的遮的原則定定會互相衝突。會當講是有一好無兩好。不過,一般來講羅馬字t„ 心理語言的層面猶是khah 嬴漢字。因為漢字比羅馬字khah bë引起誤解、khah 好讀的是指有標準化的漢字。無標準化的漢字寫著寫好勢啊,讀起來閣卡容易讀têng-tânn 去。

    第二個比較文字系統適當性的標準是社會語言因素。相關的文獻攏指出社會語言是比心理語言閣khah 重要的因素(Sjoberg 1964; Berry 1977; Cooper 1989; C¬lmas 1991)。這點是咱台語的語文計劃愛特別注意的。咱除了愛注意文字系統的效率性及技術理性,閣愛進一步考慮語言以外(extra-linguistic)的社會文化背景,按呢才容易得著社會大眾的接納,達成建立台語文的目的。

    咱會當對兩種社會語言生態來觀察漢字及羅馬字的關係。第一種環境是阻礙羅馬字發展的社會語言情景;第二種環境是幫贊羅馬字發展的社會語言情景。目前第一種的勢力占優勢,但是有利羅馬字的社會因素慢慢仔浮頭。先講不利羅馬字發展的三個社會因素。第一、官方的民族主義是大一統的中原中心主義(張裕宏199686),文字上繼承秦始皇『書同文』的政策,認為多文字是分離意識的表現。現在的文字政策雖然已經無像過去用法令來禁止羅馬字,但是猶無積極推廣羅馬字的教學。T„官方的意識形態及教育體制的推sak之下,一般人對漢字有真強的感情性依附(sentimental attachment)。強烈的漢字情結造成對羅馬字無理性的排斥態度。第二、教育體制內底一再加強漢字是直接表示意思的意符文字,是超語言/方言的萬能文字等等的神話,致使真濟人對漢字欠缺科學tek的認識,看無起非漢字式的文字系統。這款保守、無知的傲慢態度,相當程度的阻礙羅馬字的發展(cf. DeFrancis 1984a)。第三、漢字同時閣是提升社會地位、就學、就職的主要工具,是及社會的報酬制度(reward system)相結連的。所以長久以來智識分子對漢字有真深的工具性依附(instrumental attachment)。羅馬字著無像漢字有彼呢濟社會功能,閣有可能危害著in的既得利益。

    閣來討論最近台灣社會多元化、民主化、本土化、資訊化對文字生態的衝擊,特別是對羅馬字可能的影響。第一、台灣當作世界村的一分子,及世界文化接觸愈來愈頻繁,日常生活中不時用會著羅馬字,學校閣有英語教育,羅馬字已經慢慢仔變作文字生活的一部分。第二、台灣社會的多元化趨向有可能會自給自足的漢字中心主義慢慢解體;民主化的開展有可能會咱對多文字的現象有khah 開放包容的態度。第三、愈來愈濟本土化的研究跳出漢字的箍仔,突顯台灣社會多語文讀寫(multiple literacies)的實況:有白話字文獻的收集、整理(鄭良偉et al. 1995)、有白話字的歷史考查 (賴永祥 1990;吳守禮 1995;楊允言 1993)、有探討白話字的文學價值的研究(呂興昌1996)、有利用白話字探討台灣社會史的研究(翁佳音19*)。王育德(199345)對羅馬字及本土文化有真深入的見解,伊講:“教會羅馬字及基督教義互不相干,但是及過去、現在以及將來的台灣文化的發展是有密不可分的關係”。第四、資訊化社會的建立是台灣現代化的目標之一。各種資料的輸入、收集、發送、查詢等等的工課,攏需要羅馬字來鬥相工。羅馬字當作資訊發展的重要性,應該會愈來愈受重視。遮的社會語言情景若有得著應該有的重視著會當促進羅馬字的生湠、發展。

    對以上的分析,咱會當看出語文計劃愛面對著充滿對立衝突的意識形態、價值觀及利益分配的問題,譬如講:現代 vs. 傳統、開放 vs.保守、理性 vs. 感性。成功的語文計劃著愛t„這款千變萬化、對立衝突的情景之下,chhöe 出一個平衡點 (Fishman 1983117)。這˜ 是簡單的代誌。咱tú-chiah 有講過:漢字是強勢的傳統,但是無夠額應付現代化的需要;羅馬字是弱勢的傳統,但是方便資訊處理;漢字是好讀的文字,但是無方便標記台語特別詞;羅馬字是好寫的文字,但是全羅的台文卻無容易讀。咱追求的平衡點,˜ t„ 兩個極端中間作排斥性的選擇。目前通好的方法就是將漢字及羅馬字以互補的方式混合來使用。按呢是比干單使用任何單一的文字系統閣卡好,因為漢羅有以下的優點:1)漢字及羅馬字之間的選擇真有彈性;2)避免漢字書面語的困難;3)解決台語漢字書面語的特殊困難;4)漢字及羅馬字本身的優點會當保留;5)照顧著現代及將來的文化交流;6)培養訓練無仝的認知能力(鄭良偉1990227-231)

    3.4.漢羅文的理論及實踐

    因為台語特別詞無容易用漢字來表示,所以漸漸有人用羅馬字來補充表示遮的語素。T„這種需求下,台語詞及華語詞相仝的猶是用漢字來表示,無統一用字的台語詞就用羅馬字來表示。這種漢羅書寫方式及日文用Kanaläm 漢字,或者是韓文以諺文摻läm 漢字的寫法是相像的。遮的書寫方式咱會使叫做混合,或者是合用的書寫系統。漢羅書寫形式融合漢字及羅馬字的好處,閣避免這兩種文字系統的缺點。伊的優點有:好學、好寫、好讀、容易標準化、閣容易資訊處理幫助台文的現代化。

    3.4.1.5.漢羅書寫形式的原則

    漢羅的主張真早著有。林鳳岐t„ 1931bat主張用羅馬字來寫『有音無字』的台語詞(楊允言 199368)1960年代王育德t„『台灣青年』提出漢羅合用的原則:有普遍性的漢字繼續使用,親像:「台灣」、「獨立」、「法律」;無普遍性的漢字改用羅馬字;外國的人名、地名及新事物一律用羅馬字(1993259)1977年鄭良偉教授t„ 美國發行的台語報紙《台灣語文月刊》大力推展台語的漢羅文。伊有提出漢羅文選用漢字或者是羅馬字的原則(鄭良偉 1990228-229245-246):

    下面情況之下會使用漢字:

    1. 漢字本字明確的詞;
    2. 相當有標準性的漢字的詞;
    3. 及華語、客語通用的詞;
    4. 漢字字形,筆劃簡單的詞;
    5. 學生囡仔已經有學過的漢字。

    下面的情形用羅馬字:

    1. 漢字無明確的詞;
    2. 漢字無標準的詞;
    3. 及華語、客語無通用的詞;
    4. 字劃傷過複雜、罕見的詞;
    5. 借音的假借字;
    6. 多音多義、容易引起誤解的詞;
    7. 仝詞中的另外一字是羅馬字的時;
    8. 外國人名地名的譯音詞;
    9. 學生囡仔無學過的漢字;
    10. 表達文法關係的語詞。

    咱若是完全照遮的原則來做,羅馬字的數量會變足濟的。但是遮的原則其實是會當變通的,台文作者會使根據伊家己對漢字、羅馬字的熟練的程度,抑是考慮讀者的能力來決定beh用漢字抑是羅馬字。目前漢羅合用的文章內底差不多有10-15%是用羅馬字。Khah 要緊的是作者t„仝一篇文章內底愛用字一致。根據客觀的閱讀測驗的結果,就閱讀理解的程度來講,漢羅比全漢加真好(鄭良偉1990247)。以下咱將漢羅文使用羅馬字的台語詞分作四大類:虛詞、借詞、擬聲詞及合音詞,以及台語本土的實詞。

    3.4.1.1.虛詞

    虛詞t„閱讀的時陣,有真大的重要性,嘛是時常出現的詞;但是t„台文標準化的這個方面來看,in閣是最無共識的。因為這個原因,一般攏用羅馬字來寫。下面是漢羅文內底用羅馬字寫台語虛詞的例:

    例文 3.

    t„ 恁學校 teh 教台語

    介詞 時態標記

    (節錄自鄭良偉et al. 1990:28,生活台語)

    這個例內底有兩個羅馬文字:t„嘛有用漢字寫做「滯」、「佇」、「在」等等;另外一字teh,寫做「值」、「在」、「塊」。所以講用羅馬字的時就會有一致的寫法。用羅馬字來寫漢字無固定的台語虛詞,不但會當用字標準化閣讀重tânn去。

    3.4.1.2.借詞

    台語內底一個真大的特色就是真濟英語及日語的借詞。遮的詞真濟攏已經本土化啊。每日的生活及專業的領域當中攏會用著。所以為著教育及經濟科技各方面,咱愛斟酌處理借詞的問題。

    一般來講,漢字是用翻譯抑是譯音的方法來借詞。但是這二種方法攏會產生標準化的問題。若用羅馬字將遮的詞用翻音的方式寫落來,就會使將遮的借詞真緊就標準化啊。beh用羅馬字來寫借詞有兩種方法:一種是用伊原來的字母。下面是一個例:

    例文4.

    雖然這款故事四界攏有,˜-koh Aukele 神話內底有一kóakan-ta° Polynesian 才有ê

    (節錄自吳宗信1997,《Aukele the Fearless》)

    這種完全借過來的辦法t„國際交流溝通的時,真有好處;因為所用的字形書寫文字kap國際通用語相像。另一種方式是將借詞根據台語所發的音,用羅馬字翻音寫落來。比如講英文的 handle” 經過日文進入台語,t„ 台語內底就講 han-to-luh,咱就直接用羅馬字做伊的書寫形式。其他猶有ma-lá-sóng marathon”siat-tá shutter”Khiù-bà Cuba”,等等,攏是按呢。這個方法的好處是會當顯示目前已經定型的台語發音。

    下面的例是對《台文通訊》以及《台文翻譯世界文學作品5%計畫》的冊,所蒐集著的用羅馬字寫的借詞:basu bus”gulin makhitin green marketing”buloka broker” benlu Benz”ojisang 老先生nekutai necktie”la-jí-oh radio”,等等。有一寡借詞是直接借來,經過台語的發音來寫;比如講phai pie”Kha-na-ta Canada”Kho-lam-bi-an Columbian”。遮的詞及華文內底用漢字標音的詞比起來就好真濟;不但會幫助借詞的吸收,及外國人溝通的時,人嘛聽khah 有。

    羅馬文字嘛會使直接寫英文。一般來講,直接寫英文的時,是為著beh加添淡薄仔趣味。下面就有一個例:

    例文 5.

    犯罪來o-ló上帝是˜是新的台灣神學理論。因為台灣牧師及長執

    若用英語司會,十個九個攏是會眾講:Let‘s sin to praise God!

    (節錄自謝淑娟1993,《趣味台語》,旺文出版社)

    3.4.1.3.擬聲詞及合詞

    漢字˜ 是真好的表音工具,beh用漢字來寫擬聲詞及合音詞是真困難的代誌。台語有真濟這款表示生動化抑是口語化的語詞。比如講足紅的就講âng-kòng-kòng,足青的就講chhe°-leng-leng,足燒的講sio-th¢g-th¢g,足軟的講n¡g-kô-kôn¡g-sìm-sìm,甜kah就講ti°-but-but,老kah就講läu-khok-khok,足tâm的講tâm-lok-lok,足thiám的就講siän-tuh-tuh等等。合音詞方面有siâng siá°lâng合做夥) lòai lohlâi châng chahng)等等,攏無法度用漢字來寫。擬聲詞及合詞t„咱口語內底真常用,但是因為漢字無方便寫,真少出現t„書面語內底。

    3.4.1.4.台語本土實詞

    真濟台語的本土實詞無固定的漢字寫法,逐家定定寫一致。這個時陣,用羅馬字來寫比漢字卡適當,mä khah 容易標準化。。咱台語特有的實詞分作三類:名詞、形容詞、及動詞。下面是一個例:

    例文 6.

    t_e t‹ ˆ kha-chhng 後面peh 起來,有千千萬萬人

    動詞 名詞 動詞

    (《台文通訊》, 199* 29:1)

    遮的台語實詞用羅馬字寫有三層的好處:第一、容易標準化;第二、卡簡單學;第三、t„電腦文書處理的時,因為著特別造字無法度處理來傷腦筋。

    4.雙文字對教育的啟示

    U°ESCO (1953)報告指出母語是教育咱下一代上好的語言工具。母語教育的好處之一是囡仔會使用in平常時用的話來受教育、學習讀寫。但是因為漢字歹學、歹寫soah阻礙兒童語文學習的效率化。語文學者的研究發現,小學生語言學習的時間攏開t„ 漢字的認寫,無注重語文的聽、講、及閱讀(江文瑜 199411-12)。假使咱若使用漢羅,就會使減輕漢字帶來的bái處。

    台灣hông推舉是使用漢字來bat字的一個成功的故事,但是這個成功並˜是無付出代價的。這點咱會使自咱的學生囡仔開偌濟時間t„學漢字就知影。大約t„所有的課程時數中間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開t„ leh 學華語文,遮的時間大部分閣是用teh學漢字(Le Page 1992:123; Chen 1996:10 。表格4.1比較台灣學生及日本學生t„國小所學的漢字數量:

    表格 4.1 1

    台灣學生及日本學生t„國校所學的漢字數量

    年級 台灣 日本

    I 347 76

    II 459 145

    III 452 195

    VI 490 195

    V 417 195

    VI 389 190

    ==================

    合計:2,564 996

    頂面的資料顯示台灣的小學生所需要學的漢字是日本小學生的2.6倍。即呢大量的漢字對咱學生囡仔是學讀學寫真大的阻礙。學習漢字的負擔及堅持只用漢字的這種教學法會影響著學生囡仔語言及智識的發展。若是會使引進一個標音的書寫系統來補充漢字,就會當減輕漢字學習的負擔,學生有khah 濟時間通好學習其他的學科。

    另外,漢字使用的無效率嘛會使對表格1的漢字覆蓋率的統計資料中看出來。

    表格1 現代華語出版物漢字覆蓋率

    漢字數量

    覆蓋率(%)

    500

    1,000

    2,400

    3,800

    5,200

    6,600

    80

    91

    99

    99.9

    99.99

    99.999

    資料來源:引自Chen (19967)

    表格1顯示,上常用的6,600個漢字中間,500個漢字佔出現頻率的80%1,000個佔出現頻率的91%2,400個佔出現頻率的99%5,200個佔99.99%6,600個佔99.999%。這個統計資料表示講完全使用漢字來讀寫對小學生是真大的負擔。一旦beh用全漢來寫作台文,來做咱母語教育的方針,一定會增加閣卡濟的負擔,因為台語參華語猶有誠濟無仝的詞。

    2.表示已經知影3,0005,000個漢字的學生需要閣學的台文漢字有偌濟。

    2.讀台文所需要的文字量:

     

    已經會曉3,000個漢字

    已經會曉5,000個漢字

    全漢字文章

    500-1,500

    300-1000

    漢羅並用文章

    0-20

    0-20

    資料來源:鄭良偉(1994

     

    對頂面的資料咱會使知影用漢羅比全漢加真有效率。理由足明顯的:對一個已經知影3,0005,000個漢字的學生來講,伊讀漢羅並用的文章只需要閣學十外個羅馬字的拼音法。若是beh讀全漢的文章,伊就愛閣學會曉上千的漢字。若是講只要學十外個羅馬字母,參學幾千個漢字相比,當然是漢羅卡有效率。

    周有光(1992:222 指出雙文字教育,特別是kana的使用,對日本學生囡仔有誠大的幫助,h³ in對學問的吸收,及語言技能的發展攏比中國學生囡仔卡緊。另外一個t„ 黑龍江的教學試驗是根據及使用kana相仝的信念,認為拼音字會使提昇教育的品質,bë h³學生囡仔傷濟的負擔。這個試驗號做「注音識字、提前讀寫」(簡寫作ZSTD)(DeFrancis 1995:28.)。ZSTD會當講是「用兩隻腳行路」的教育政策。這個雙文字的教育政策的目的是beh h³囡仔會當熟練的掌握兩種文字。開始的時囡仔先學拼音,慢慢才閣來學漢字。

    這種教育改革將過去強調學漢字改作強調語言技能的發展。本來可能因為漢字學習傷慢造成的學習障礙,因為改用拼音煞消失啊。因為按呢,所以囡仔會使用in的話來學寫作、閱讀。ZSTD實驗的結果誠成功。實驗組t„拼音能力、bat字量,閱讀能力,寫作能力這三方面攏比對照組khah (萬雲英 1991433-438)。咱台語文的語文建設是愛用雙文字的方式來推展。若按呢作咱會當突破單文字的限制,因為漢字無字通寫、漢字讀無的阻礙,來妨礙著咱台語文的發展。雙文字不但對台語文教育有真大的助益,是台語文走向文字化、標準化及現代化必須要的文字工具。

    5.結論:走向雙文書寫的台文

    Cooper1989:122)有講過:語文計劃者的工課是愛創造一個「會使反應本土的、古典的傳統,或者是反應現代化、效率化、簡易化,等等的」語文規範。T„濟濟的複雜、閣時常互相衝突的價值觀中,beh如何選擇標準化的準則及規範是語文計劃者必須愛面對的工課。

    親像進前咱所討論過的,將漢字及羅馬字合齊來用會使創造出一個新的書寫形式,幫助咱不但保存咱的傳統,閣合現此時時代的需求。雙文形式的發展會當講是一款語文適應(language adaptation)的過程。這個過程就是語文為著beh滿足語文使用者社會語文的需求,進化伊的書寫模式,來符合使用者的利益(cf. C¬lmas 1989)。日本及韓國攏已經成功的利用非漢字的拼音文字輔助,用漢字配合拼音字來寫in的語言,咱台灣實在是會使參考in成功的經驗來推展咱的台語文。使用雙文字書寫形式,˜-tänn 會當達成台語文文字化、標準化及現代化的語文目的,同時會當促進教育、文化、科技、以及經濟的發展。

    因為華語的單語語言政策的壓制,台灣的本土語言才會愈來愈衰微。為著beh扭轉這個因為單語語言政策造成的危機,才會有雙語教育的呼籲。總是本土語言若是beh 成作教育語言,著需要有文字系統,才有法度順利進行母語教育。咱已經考慮過三種台語書面語的形式:全漢、全羅及漢羅。咱的結論真清楚:任何形式的單文字方案攏無法度解決台語文書寫的困境,只有同時使用漢字及羅馬字的漢羅書面語才有法度。同時咱認為制度化的雙語、雙文字語言政策是台灣語言民主化、現代化、以及本土化的前提要件。

    《參考文獻》

    翁佳音。1991。<府城教會報所見日本領台前後歷史像>。《台灣風物》。413):83-100

    洪惟仁。1992。《台語文學與台語文字》。前衛。

    洪惟仁。1994。<論閩南語教材的文字問題>。「台灣閩南語母語研討會」。新竹:清華大學。1994.6.3-5

    萬雲英。1991。<兒童學習漢字的心理特點與教學>。Ti7楊中秀、高尚仁(合編)。《中國人、中國心:發展與教學篇》。遠流。

    周有光。1988。《世界字母簡史》。上海教育出版社。

    周有光。 1992 《新語文建設》。北京。

    蔣為文。1997。<漢字文化圈e脫漢運動-提越南、韓國ham日本做例>。《台語世界》。pp.17-30

    曾志朗。1991。<華語文的心理學研究:本土化的沈思>。Ti7楊中秀、高尚仁(合編)。《中國人、中國心:發展與教學篇》。遠流。

    姚榮松。1994。<閩南語書面語使用漢字類型分析兼論漢語方言文字學>。「第一屆台灣本土文化學術研討會論文集」。pp.177-192

    尹斌庸。1995。<中文拼音化的現狀和前景-為慶祝周有光先生九十大壽而作>。《語文建設通訊》。(50)48-54

    楊秀芳。1995。<閩南語書寫問題平議>。《大陸雜誌》。90(1)15-24

    楊允言。1993。<台語文字化的過去合現在>。《台灣史料研究》。157-75

    江文瑜。1994。<分科體檢篇:國語科>。Ti7江文瑜 () 《體檢國小教科書》。pp.9-52

    江永進。1995。<選擇台文文字方式e一寡準則>。《台灣研究通訊》。5-6合刊:40-69

    江永進。1994。《台音輸入法》。清華大學統計所。

    許極燉。1988。《台語流浪記》.台灣語文研究發展基金會.

    許極燉。1992。《台語文字化的方向》。自立出版社。

    李英哲。1994。<二十世紀台灣語言的本土化>。《閩南語研討會論文集》。18:1

    羅鳳珠。1996。<牽引台灣文學的藤蔓上全球資訊網>。《台灣的文學與環境》。江寶釵、施懿琳、曾珍珍(合編)。麗文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pp.219-240

    賴永祥。1990。《教會史話》。人光出版社。

    呂興昌。1996。<多音交響的可能論台灣文學語言的歷史發展>。Ti7張炎憲、陳美蓉、黎中光(合編)。《台灣近百年史論文集》。pp.63-80

    黃沛榮。1994。<當前文字政策的檢討>。「當前語文問題學術研討會」。行政院及台灣大學中文系主辦。1994/6/26

    黃宣範。1993。《語言、社會與族群意識:台灣語言社會學的研究》。文鶴。

    吳守禮。1995 《閩台方言研究集(1)》。南天。

    王育德。1993。《台語講座》。黃國彥()。自立。

    蘇芝萌。1995。《HOTsystems鶴佬台文系統》。蘇芝萌出版。

    董忠司。1996。<試論<台灣語言音標方案>(TLPA)的優劣及其在台灣閩南語各次方言的適用性>。《台灣閩南語概論》。台灣語文學會。pp.70-101

    鄭昭明。1993。《認知心理學》。桂冠。

    鄭良偉。1989。《走向標準化的台灣話文》。自立。

    鄭良偉。1990。《演變中的台灣社會語文》。自立。

    鄭良偉。1991。《台語電腦文書處理/輸入法系統:TW301使用手冊》。椰城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鄭良偉、曹逢甫、謝淑娟。1995。《福、客目錄分類資料庫》。

    張裕宏。1988。<就設計書寫符號的技術理論探討台灣福建話的紀錄方法>。Ti7 鄭良偉、黃宣範(合編)。現代台灣話研究論文集。pp.17-39

    張裕宏。1996。<台灣現行語言政策動機的分析>。施正鋒()。《語言政治與政策》。前衛。

    張學謙。1997。<海外的台語文運動:以『台灣青年』為例>。「228五十周年學術研討會」。San Diego. 2/20-23/1997.

    Berry, Jack. 1977. The making of alphabets revisited. In Joshua A. Fishman (ed.), Advances in the Creation and Revision of Writing Systems. The Hague: Mouton, pp. 752-764.

    Bloomfield, Leonard. 1933. Language. New York: Holt.

    Chao, Yuen Ren.1968. Language and Symbolic System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hao, Yuen Ren.1976. Aspects of Chinese Sociolinguistics. Stanford.

    Chen, Ping. 1994. Four Projected Functions of New Writing Systems for Chinese.

    Anthropological Linguistics. 36 (3): 366-381.

    Chen, Ping. 1996. Toward a Phonographic Writing System of Chinese: A Case Study in Writing Reform.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 Sociology of Language.122: 1-46.

    Chen, Suyue.1989. A Study of Written Taiwanese. M.A. thesis. Fu-Jen Catholic University.

    Cheng, R.L. 1987. Borrowing and Internal Development in Lexical Change--A Comparison of Taiwanese Words and Their Mandarin Equivalents.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15(1):105-132.

    Cheng, R.L. 1994. Character and Taiwanese Special Morphemes. Ms.

    Cooper, Robert. 1989. Language Planning and Social Chang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oulmas, Florian. 1989. Language Adapta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oulmas, Florian. 1991. The Writing System of the World. Oxford: Blackwell.

    Dale, Ian R. H. 1980. Digraphi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 Sociology of Language 26:5-13.

    DeFrancis, John. 1984a. The Chinese Language: Fact and Fantacy.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DeFrancis, John. 1984b. Digraphia. Word. 35:59-66.

    DeFrancis, John. 1995. How Effective is the Chinese Writing System? Visible Language. 30 (1):6-44.

    Ferguson, Charles A. 1959. Diglossia. Word. 15:325-40.

    Ferguson, Charles A. 1968. Language development. In Joshua A. Fishman, and Jyotirindra Das Gupta (eds.), Language Problems of Developing Nations. New York: John Wiley and Sons, pp. 27-35.

    Fishman, Joshua A. 1971. The Sociology of Language, in Fishman (ed.) Advances in the Sociology of Language. Vol 1. Mouton.

    Fishman, Joshua A. 1983. Modeling rationales in corpus planning: modernity and tradition in images of the good corpus. In Juan Cobarrubias and Joshua A. Fishman (eds.), Progress in Language Planning: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 Berlin: Mouton, pp. 107-118.

    Le Page, R.B. 1992. Sociolinguisitc Aspects of Literacy. In Kingsley Bolton & Helen Kwok(eds.), Sociolinguistics Today: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 120-138.

    Loon, P.van der. 1992. The Classical Theater and Art Song of South Fukien: A study of three Ming anthologies. Taipei: SMC publishing INC.

    Sjoberg, A. F. 1966. Socio-cultural and linguistic factors in the development of writing systems for preliterate peoples. In W. Bright (ed.), Sociolinguistcs. The Hague: Mouton. pp. 260-276.

    TiuN, Hak-khiam. 1994. Digraphia and corpus planning in Taiwan. Ms.

    TiuN, Hak-khiam. 1995. Digraphia in Taiwan. Proceedings of the 4th Annual East-West Centerwide Conference, January 23-27, 100-111.

    UNESCO. 1953. The Use of Vernacular Languages in Education. Monographs on Fundamental Education, 8. Paris: UNESCO.

    Unger, Marshall. 1984. Japanese Orthography in the Computer Age. Visible Language. XVIII 3:238-253.

    Woolard, K. A. and Schieffelin, B.B. 1994. Language Ideology. Annual Review of Anthropology, 23:5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