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o台語流失

Ho-lo人(福佬人、河洛人)佔台灣總人口70﹪以上,按理說應當沒有語言流失的問題。不過,語言使用的研究卻一再的顯示,Ho-lo台語雖然不像原住民語或客家話流失的那麼嚴重,族群語言使用的走向,卻和其他的族群語言一樣,母語流失,轉用華語。這也是為什麼有人說Ho-lo台語『正在掛號中』,並且可能是最後跟台灣說bye-bye的本土語言。

Ho-lo台語的流失是整個台灣族群語言流失的一部分。調查台灣本土語言使用的學者指出Ho-lo話、客家話都有衰微的現象(Young 1988),而原住民語言已經走向滅種之路(黃宣範 1995)。Ho-lo台語的流失可以從以下的現象看出來:台語使用的人口、使用的場所愈來愈少,並且使用母語的能力減退(鄭良偉 1990)。

根據聯合報2002429日第14版<母語的傳承與流失>的調查,顯示台灣族群語言的傳承危機已經浮現。[1] 以下是該調查的摘要﹕

1.                  Ho-lo台語能力衰退﹕年級愈輕,Ho-lo話能力愈差。超過四十歲的人,七成四自認Ho-lo流利;三十到三十九歲的人,流利比率減為六成七;不到三十歲的Ho-lo人,只剩四成三自認能操流利Ho-lo,半數的人普普通通。

2.                  家庭母語傳承不佳﹕自認Ho-lo流利的Holo受訪者只有五成四表示其最小子女Ho-lo流利。

3.                  母語使用場合縮減﹕七成七Ho-lo人在家仍用Ho-lo溝通,但已有一成九改用國語;在工作場合或學校等公共場所,四十歲以上的Ho-lo人高達七成四仍以Ho-lo為主要語言,三十歲以下Ho-lo人則有七成六以講國語為主。交叉分析發現,「在家講Ho-lo、在外講國語」是廿到廿九歲年輕Ho-lo人的典型語言行為,比率占四成七,以國語為主的占二成六,以河洛語為主的占二成二。

4.                    母語傳承意願薄弱﹕有二十歲以下子女的Ho-lo家長,雖然有七成自認為Ho-lo流利,但有二成覺得會不會說母語不重要;他們的子女中,只有二成七Ho-lo流利,三成七普通,二成會說一些,近一成已不會說台語。四成二Ho-lo籍家長認為英文對於下一代比較重要,高於四成一覺得Ho-lo比較重要的家長

由上可知,Ho-lo話和台灣其他族群語言一樣,正面臨母語傳承的危機。Ho-lo話使用能力、使用場合以及傳承意願都有衰退的現象,要是缺乏挽救母語流失的行動,恐怕Ho-lo話將無法活過這個世紀。

 



[1] http://udn.com/survey/020310/020310a.shtml